<option id="eekgu"></option>
<acronym id="eekgu"><small id="eekgu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eekgu"></acronym>
<rt id="eekgu"><optgroup id="eekgu"></optgroup></rt>
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管 《福建法治报》官方网站
原创 | 法治福建 | 记者调查 | 时政 | 国内 | 普法课堂 | 法治时评 | 说法 | 求证 | 大案要案 | 权威发布 | 公安 | 检察 | 法院 |

带着母亲去看海

2019-03-11 12:31:06 来源:福建法治报

妇女节到来,母亲心心念念,想去看看大海。

我们的目的地是有“海上花园”之称的厦门。行走在椰风寨海域长长的沙滩上,母亲不住地喃喃自语“想不到,真的想不到”,摇着头,漾着笑,老顽童般。她一会儿说我走太快了,紧紧地拽住我的手,叫我驻足听听浪涌的声音;一会儿又拉着我向前奔,要我快去看看前处的狂浪飞天。最后,母亲索性脱下鞋,光着满是老茧的脚丫,走进轻涌的水中。在不时拂面的阵阵海风中,连我都感受到了丝丝寒意。可是,此时?#19997;蹋?#25105;亲爱的母亲呀,谁也挡不住她品?#26222;?#30058;迟来的惬意。什么叫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?此情此景,便?#20146;?#22909;的注解。

入住距厦门国际会展中心不远的一家旅店。这里依山傍海,是美丽环岛路的终点。让母亲惊喜的是,足不出室,就可以听到浪涛声;推开窗子,就可以看到水天相接的苍茫大海。

凌晨四五时许,我睁开惺忪睡眼,发现母亲站在窗子前,静静地向远方眺望。我连忙起身,拿大衣给母?#30528;?#19978;。母亲轻轻地仰起头,看着我这个比她高出一大截的儿子,沉默了片刻,咧嘴笑了。眼角,却分明有两滴泪花溢出:“孩子,你就是妈妈的海,妈妈觉得满满的都是幸福。”

渐渐地,远天放射出万?#19978;?#20809;,海面顿时喧嚣了起来,如同无数律动的音符,高低错落,漾向我们。片刻间,不远处的沙滩?#23777;检?#29088;生辉,光芒?#20102;浮?ldquo;孩子,这海好熟悉呀,我怎么总感觉哪儿看见过呢?”母亲情不自禁地说。

土生土长在大山深处的母亲从没走出过大山。但我断定,她对海是向往而敬畏的。孩提时,她就常常从在私塾里背得滚瓜烂熟的?#23545;?#24191;贤文》里拿海说事,教育我们要努力学习、立志走出大山时说:“当时若不登高望,谁信东流海洋深”;教我们为人处世时说:“凡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……”

我知道,就在此时?#19997;蹋?#27597;亲说的“见过的海”,是在家乡见过的再也熟悉不过两片海:一片是老家千层?#25964;?#30340;林海;一片是秋收时节,那一层高过一层的金黄稻海。那时候,母亲常常驻足屋后高高的晒谷?#28023;?#30522;望村头的那片风水林,?#21364;?#24466;步数十里山路到镇上求学归来的我们几个娃子;那时候,顽皮厌学的我,有好几次被母亲叫到对面高高的拉岬岭山岗上,听山风呼啸。她喋喋不休得最多的一句话,我至今记忆犹新:“娃呀,不走出这片大山,不走出这一垄垄梯田,你永远看不到真正的大海。”

只是,昔日听得耳朵都起老茧的话,此时?#19997;蹋?#22238;味起来是那么?#27597;?#29980;,那么的养心。

(李宣华 作者系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)

相关新闻
辽宁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
<option id="eekgu"></option>
<acronym id="eekgu"><small id="eekgu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eekgu"></acronym>
<rt id="eekgu"><optgroup id="eekgu"></optgroup></rt>
<option id="eekgu"></option>
<acronym id="eekgu"><small id="eekgu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eekgu"></acronym>
<rt id="eekgu"><optgroup id="eekgu"></optgroup></rt>